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党史在线

周士第:五个包围圈设伏 敌军被全歼

2019年05月23日 10:15:32 来源:人民政协报 贾晓明

1942年9月,晋西北军区改为晋绥军区,贺龙为司令员,关向应为政委,周士第为参谋长,甘泗淇为政治部主任。同年,贺龙任陕甘宁晋绥五省联防司令员,在延安工作。晋绥军区军事工作由周士第主持。

周士第和晋绥军区领导用3个多月的时间指挥武工队袭占敌据点50多个,改变了1000多个村庄的面貌,争取了100多个日伪村政权转变成为实际上为我方服务的“两面政权”,摧毁了敌伪村级政权800多个,进一步巩固扩大了晋绥抗日根据地。

1943年8月,周士第升任晋绥军区副司令员。这时,正值国民党顽固派准备掀起第三次反共高潮,抗日根据地面临着严重的威胁。周士第一面在部队里开展揭露国民党顽固派破坏团结、发动反共内战的阴谋活动,一面积极做好日军秋季“扫荡”的备战工作。

9月1日,日军五十九旅团、独立第三混成旅和大批伪军,疯狂进犯晋绥抗日根据地。在日伪进攻期间,周士第部署军区主力部队分散在各地,一方面协助农民加紧秋收,免遭日伪抢粮;另一方面寻找有利时机,狠狠打击敌人;并命令各地武工队和民兵采取“敌进我进”的战术,趁敌人倾巢而出之际,切断交通线,袭击敌据点。在此战术下,日伪“扫荡”部队很快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,处处被动,疲于奔命。在不断遭受打击的情况下,日军五十九旅团主力被迫退回原据点防守,只留下八十五大队继续“扫荡”。

9月27日,日军八十五大队企图偷袭驻山西兴县的八路军晋绥军区机关。周士第得到情报后,迅速率领军区机关人员掩护群众转移,让敌人扑了空。敌人不甘心失败,又向兴县周边其他地区“扫荡”,并于10月4日奔至黄河东岸的黑峪口,开炮轰击八路军一二跂师驻盘塘的河防部队,被八路军击退。当天傍晚,日军八十五大队又窜至赵家川口村。

周士第从得到的情报综合判断:虽然敌人武器先进,且有飞机随时支援,但士气低落。我军完全可集中兵力,歼灭这股孤军深入的敌人。

经过充分研究讨论后,周士第将他的作战计划迅速报告给中共中央晋绥分局和贺龙。分局和贺龙当即批示同意。周士第和八路军晋绥军区领导决定:在这股日伪军撤退时,集中近7个团的优势兵力,在民兵、游击队的配合下,采取沿途分段伏击、逐步消耗的策略,在运动战中最终全歼这股敌人。

10月5日,这股日伪军由赵家川口出发,行至小善畔村附近,和在高地上的八路军三个连发生战斗。八路军的三个连按照周士第的部署,逐步后撤,诱敌深入,将敌人诱到事前设下的伏击圈,对敌实行第一次包围。在民兵和群众的支援下,八路军打退了日伪军在飞机配合下的3次突围。

战斗中,周士第见敌人疯狂炮击西北,立即判断敌人想声东击西,于是连夜派出部队急行军赶到战场东南,又组成两个伏击圈。6月2日夜9时,大股敌人果然向东南突围,随后在刘家庄到康宁一带陷入八路军的第二次包围中。

双方激战至8日凌晨,日军开始向南突围,但逃窜至白文镇附近,遭民兵阻击,在周士第指挥下,八路军各团火速赶到,随即在花子村附近把敌人第三次包围起来。战斗至黄昏时分,日伪残部东逃至兴县东南20公里的甄家庄,爬上东南的高山固守,被追击而来的八路军第四次包围。敌机前来空投补给,但由于地形所限,补给物资多半不能落到敌人手里,反而被八路军缴获。周士第根据战场形势判断:敌人已被消耗过半,但困兽犹斗,为了减少己方的伤亡,决定“网开一面”,在其出逃过程中寻机歼灭敌人。他根据地形,再次准确判断日军可能突围的路线,并立即命令部队事先沿途设伏,并部署武工队在周边破坏公路,骚扰敌据点,使其他敌人无法前来增援。

一切就绪后,周士第命令三面围攻,仅放开东面诱敌出逃。日伪已连续被八路军围攻了三昼夜,见“有机可乘”,立即向东突围,刚刚逃至郑家岔喘息的时候,却发现被团团围困在山沟里,陷入了八路军的第五个包围圈。敌人发动5次突围,均被击退。周士第见时机成熟,指挥八路军、游击队、民兵发起全面进攻,战至11日拂晓,除几个和部队走散的敌人逃走外,这股日伪军被八路军全歼。

周士第指挥的此次战斗,创造了八路军用步枪歼灭陆、空军配合之敌的战例。日军准备进行两个月的大“扫荡”计划,仅40天就被晋绥军民粉碎。




分享到:
0
一周新闻排行榜
人事任免
公告公示
党史在线

copyright © 1999-2017 zjol. all rights reserved

浙江在线版权所有

浙江组织工作网

周士第:五个包围圈设伏 敌军被全歼

2019年05月23日 10:15:32 来源:人民政协报 贾晓明

1942年9月,晋西北军区改为晋绥军区,贺龙为司令员,关向应为政委,周士第为参谋长,甘泗淇为政治部主任。同年,贺龙任陕甘宁晋绥五省联防司令员,在延安工作。晋绥军区军事工作由周士第主持。

周士第和晋绥军区领导用3个多月的时间指挥武工队袭占敌据点50多个,改变了1000多个村庄的面貌,争取了100多个日伪村政权转变成为实际上为我方服务的“两面政权”,摧毁了敌伪村级政权800多个,进一步巩固扩大了晋绥抗日根据地。

1943年8月,周士第升任晋绥军区副司令员。这时,正值国民党顽固派准备掀起第三次反共高潮,抗日根据地面临着严重的威胁。周士第一面在部队里开展揭露国民党顽固派破坏团结、发动反共内战的阴谋活动,一面积极做好日军秋季“扫荡”的备战工作。

9月1日,日军五十九旅团、独立第三混成旅和大批伪军,疯狂进犯晋绥抗日根据地。在日伪进攻期间,周士第部署军区主力部队分散在各地,一方面协助农民加紧秋收,免遭日伪抢粮;另一方面寻找有利时机,狠狠打击敌人;并命令各地武工队和民兵采取“敌进我进”的战术,趁敌人倾巢而出之际,切断交通线,袭击敌据点。在此战术下,日伪“扫荡”部队很快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,处处被动,疲于奔命。在不断遭受打击的情况下,日军五十九旅团主力被迫退回原据点防守,只留下八十五大队继续“扫荡”。

9月27日,日军八十五大队企图偷袭驻山西兴县的八路军晋绥军区机关。周士第得到情报后,迅速率领军区机关人员掩护群众转移,让敌人扑了空。敌人不甘心失败,又向兴县周边其他地区“扫荡”,并于10月4日奔至黄河东岸的黑峪口,开炮轰击八路军一二跂师驻盘塘的河防部队,被八路军击退。当天傍晚,日军八十五大队又窜至赵家川口村。

周士第从得到的情报综合判断:虽然敌人武器先进,且有飞机随时支援,但士气低落。我军完全可集中兵力,歼灭这股孤军深入的敌人。

经过充分研究讨论后,周士第将他的作战计划迅速报告给中共中央晋绥分局和贺龙。分局和贺龙当即批示同意。周士第和八路军晋绥军区领导决定:在这股日伪军撤退时,集中近7个团的优势兵力,在民兵、游击队的配合下,采取沿途分段伏击、逐步消耗的策略,在运动战中最终全歼这股敌人。

10月5日,这股日伪军由赵家川口出发,行至小善畔村附近,和在高地上的八路军三个连发生战斗。八路军的三个连按照周士第的部署,逐步后撤,诱敌深入,将敌人诱到事前设下的伏击圈,对敌实行第一次包围。在民兵和群众的支援下,八路军打退了日伪军在飞机配合下的3次突围。

战斗中,周士第见敌人疯狂炮击西北,立即判断敌人想声东击西,于是连夜派出部队急行军赶到战场东南,又组成两个伏击圈。6月2日夜9时,大股敌人果然向东南突围,随后在刘家庄到康宁一带陷入八路军的第二次包围中。

双方激战至8日凌晨,日军开始向南突围,但逃窜至白文镇附近,遭民兵阻击,在周士第指挥下,八路军各团火速赶到,随即在花子村附近把敌人第三次包围起来。战斗至黄昏时分,日伪残部东逃至兴县东南20公里的甄家庄,爬上东南的高山固守,被追击而来的八路军第四次包围。敌机前来空投补给,但由于地形所限,补给物资多半不能落到敌人手里,反而被八路军缴获。周士第根据战场形势判断:敌人已被消耗过半,但困兽犹斗,为了减少己方的伤亡,决定“网开一面”,在其出逃过程中寻机歼灭敌人。他根据地形,再次准确判断日军可能突围的路线,并立即命令部队事先沿途设伏,并部署武工队在周边破坏公路,骚扰敌据点,使其他敌人无法前来增援。

一切就绪后,周士第命令三面围攻,仅放开东面诱敌出逃。日伪已连续被八路军围攻了三昼夜,见“有机可乘”,立即向东突围,刚刚逃至郑家岔喘息的时候,却发现被团团围困在山沟里,陷入了八路军的第五个包围圈。敌人发动5次突围,均被击退。周士第见时机成熟,指挥八路军、游击队、民兵发起全面进攻,战至11日拂晓,除几个和部队走散的敌人逃走外,这股日伪军被八路军全歼。

周士第指挥的此次战斗,创造了八路军用步枪歼灭陆、空军配合之敌的战例。日军准备进行两个月的大“扫荡”计划,仅40天就被晋绥军民粉碎。